主页 > T优生活 >慧是法师建寺弘法 >

慧是法师建寺弘法

2020-07-10 ·      
   
慧是法师建寺弘法一位室内设计师,因缘际会协助建立了一间寺院,由此竟感悟到佛法带给他人生的非凡意义,因此决定出家,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然而,他所弘的法不在于人,而在于建筑,一座座充满佛性的寺院,每一个让法师说法的角落,都经过他以细腻的心思精雕细琢,用建筑诠释呈现出来。慧是法师今年37岁,是佛光山一位专门负责监督建寺工程的法师。在出家之前,他是一位室内设计师,十多年前因负责东禅寺的建寺工程而与佛光山结缘,之后即成为东禅佛学院学生,甚至选择于台湾佛光山剃度出家。出家后,慧是法师依然在他的老本行里发挥所长,早期先是在佛光山冼都、适耕庄道场及梳邦滴水坊负责设计与建筑工程,后来则被调派到纽西兰北岛、南岛及马尼拉负责建寺工程;今年,佛光山欲复兴其在中国宜兴的祖庭大觉寺,慧是法师也被委以重任,肩负起复兴的工程。奇妙的是,首次踏入中国的他,竟在短短7个月内,在一片竹林山上完成了大觉寺的首期建筑工程,可谓打破了佛光山在世界道场中纪录,成为建得最快的寺院。用诚意感动承包商来自柔佛州的慧是法师回想起被大师点名来到大觉寺的情景时,慈祥的脸庞不禁露出微笑。他记得,第一眼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刺竹荆棘,想到要在这片“张牙舞爪”的凌乱竹丛破开一片佔地1600亩的高山空地才能建寺时,他不禁眉头深皱,只能对着竹林发呆,当下他脑里充满着问号的对自己说:“该怎幺建啊?”不过,法师深信有佛法就有办法,于是开始着手找工程承包商、水力与电力工程承包商等,正式展开工作。当时,眼见来自各方的工程承包商都视这项大工程为“肥羊”,而自己又是外来人,瘦小的慧是法师立时陷入矛盾,他一方面必须面对承包商间为争工程而施展的竞技,另一方面又担心伤害人心,不管自己选择哪一方,必都会伤害另一方,他顿时陷入抉择的两难中。谈起应对这些承包商,慧是法师笑言:“这是要斗智斗志的功夫,这些承包商就好比华山论剑般,谁都不服气也不愿意被拒绝,所以常常轮流到寺院来'讨公道',就算是半夜12点,他们也一样要我出来作个交代。”法师明白当地人都很困苦,大家都想要分享这个利益,因此,法师向他们说明:“我身为一位马来西亚人,在台湾出家,大师把我送到这里,我就没有抱着可安全回去的心。”说到这里,这些中国承包商都被感动了,他们深感一位法师不惜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建寺,还不都为了想让这里的人民过得更好!法师连命都可以不要了,而他们一心只为了利益,想到自己的格局太小,态度也开始软化。在法师的真诚付出下,许多承包商都动容了,有者甚至流下泪来。法师说,现在许多承包商都成了他的好朋友,他们有些甚至还当了大觉寺的义工,只要这里需要帮忙,他们都会义不容辞的前来协助。在7个月内把大悲殿及多幢建筑完成后,目前大觉寺每天可接待超过百位信徒到来居住。接下来,慧是法师的挑战是在一年内把大雄宝殿兴建起来,他不排除接下来大觉寺将会建立佛学院等,培养更多佛家弟子。员工赶工毫无怨言记者与法师谈访的地点,是大觉寺的素食餐厅──滴水坊。我们坐的是一张厚达5吋的桌子,整片落地玻璃窗就在眼前,窗外飘扬的小竹彷如挂了一幅画,建筑的内涵也展露无遗。问法师如何在短短7个月内把一片竹林建成一间大觉寺,师父感恩中国这个资源丰富的国家。“过去大家的印象是中国人很贪钱,很功利主义,但在监督大觉寺的建设过程中,我觉得中国人真是太棒了,我们当时聘请了500位员工以轮班方式日夜赶工,他们都没有怨言。”回想建寺期间的种种,慧是法师说,冬天时天气很冷,员工们没有沖凉,手和脸都髒兮兮的,却都忍耐的辛勤工作,将每天50元人民币(约33令吉)的工资都塞到裤头里去,虽然挣的钱不多,但他们都为有份参与寺庙的兴建而骄傲,都希望做得最好。建筑古朴不耀眼建在一片竹林中的大觉寺,建筑设计打破了中国佛教寺庙的一贯布局,没有金碧辉煌,只有古朴不耀眼,完全融入这片自然的竹林中。就如星云大师在为大觉寺第二期工程举行动土礼时表明,大觉寺不仅是一所寺院,更是一所学校、一间加油站,让迷途的人可到这里来吸取智慧,让生活充满佛法,才能走得更远更平安。慧是法师说,比起中国的寺院,大觉得更重小而美,精緻而典雅。“如果比历史,我们比不上,中国随便一所寺院最少都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大觉寺只不过区区700年,但是我们却有佛光山40年的人间佛教精神作依归,透遗大觉寺逐步落实。”因此,当你来到大觉寺,就等于隔离了红尘,因为处于这个宁静及自然的空间,看到一片片竹叶随风飘下,感受阳光从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来,处处都是佛法,都是佛陀的化身。大觉寺在宜兴设立,不仅提高了当地人对人间佛教的认识,也让当地人进一步的了解法师。慧是法师笑说,佛光山的法师与当地法师很不一样,他们从来没有看过法师到巴剎买菜、法师亲自监督建寺的工程。这些都成了奇景。“我告诉他们,我是一个专业的法师,我们的工作是弘法利生,与大家一样需要吃饭,所以要到巴剎买菜,寺庙是法师所用,所以只有法师最清楚要如何布局与建造才能做最妥善的安排。”渐渐地,当地人民也了解到法师的“工作”了。讲求心香一瓣,讲求环保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礼拜菩萨时若能香火鼎盛便是最“旺”,慧是法师却有不一样的看法。对于信徒热情的要烧大香来礼拜菩萨的方法,慧是法师常是先以感激的心接过供养品,再逐步灌输他们人间佛教的精神与理念:讲求心香一瓣,讲求环保。法师说,弘法利生是寺院的使命,接引众生的法门有8万4000种,所谓因才施教,面对不同众生要能随机教化,因病与药,如此才能示教利喜,接引众生入佛的知见。因此,对于一些不识字的信徒,慧是法师都会把他们接引到厨房或打扫範围,站在与他们同样的层次沟通。面对许多佛光人都热情的要回祖庭朝圣,以致寺内资源一时之间无法凑足的情况,师父们往往都是自己饿着肚子,好让信徒们吃得满足。像这次的採访,已是晚上7时多,但慧是法师为了应付返山的佛光人,连午餐也没吃一口。谈到院内的一景一物,他依旧滔滔不绝,希望为大众带来无比的法喜。独爱圆做设计大家可能不晓得,位于仁嘉隆的东禅寺大雄宝殿佛陀像后的大圆圈,也是出自慧是法师的“手笔”。慧是法师喜欢圆,他认为,佛教是圆满的宗教,因为圆满的角度是360度,从不同角度去参解,会开发不同角度的价值。法师形容,圆给他的感想就如每个人都是我们的老师,白老师或黑老师,白或黑都是修补我们残缺的一面,才能成就圆满的一生。因此,慧是法师独爱以圆来做设计,有到过仁嘉隆东禅寺大雄宝殿的信众都会看到佛陀像后一个大圆圈,在灯光的照耀下,佛陀背部彷万丈光芒放射而出。这也是出自慧是法师的“手笔”。法师的另一杰作是,大悲殿内的“无柱”结构。法师说,此设计主要是参考佛光山在澳洲南天寺的建筑,让整个大殿看起来更一目了然。最令人惊叹的还有殿内的千手观音菩萨,其背部看起来是一小片一小片的金黄琉璃,但实际上却是一次过烧成的大琉璃片,每片琉璃内都划了一个圆圈,一幅自在观音像稳坐在圆圈内。慧是法师说,原本要把这片琉璃写满一篇《心经》,但后来却做了这项新的尝试,把《心经》的概念换成一幅图案,让站在琉璃前的千手观音像更突出,好比一幅火焰化红莲的图像般。/副刊‧报导:陈玉苗‧2008.01.21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